吃美食走透透

關於部落格
觀照自我,了知因果,不錯怪別人,這是智慧的般若。
  • 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必然能夠得到雍帝重用

”我皺皺眉道:“方將軍,先不說你我雙方的立場,乃是敵對,也不說在下是否能夠救治姜少主,在下自從遇刺之后,體弱非常,若沒有雍王殿下和我這位從仆的精心照料,只怕早已身死徵信,若是千里迢迢奔赴東海,只怕人還沒有到,就已經奄奄一息了,再說如今雍王正用我參贊,我是徵信一刻也離不開的。”

方遠新知道江哲沒有說一句假話,先不論他主上的身份,畢竟只要姜永肯歸降大雍,必然能夠得到雍帝重用,可是只看江哲雖然神色還好,可是種種氣虛體弱的跡象一樣不少,若是千里奔波,只怕真是到不了東海就病倒徵信了,可是無論如何少主也不能到長安來啊。他心中盤算了半天,還是覺得為難,原本他是想想個法子將江哲劫走,可是一打聽才知道這個江哲乃是雍王極徵信其看重的人,若是明目張膽和雍王作對,就是主公也是不愿意的,再說今日一見,果然江哲身邊防衛嚴密,自己是沒有可能將江哲劫出長安的。

我留神看著方遠新的臉色,初時有些苦惱,然后帶了一絲殺氣,最后卻是絕望,哪里還不知道他的心思,可是徵信我是無論如何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長安的,若非桑先生已經說過不再行醫,而且桑先生的隱居之處乃是秘密,不能告訴外人,我早就引薦他去見桑先生了,唯今之際,只有讓他的少主到長安來,只是人一到了長安,只怕是沒有機會離開了,這一點恐怕會讓姜永很為難吧。

想了片刻,小順子突然提醒我道:“公子,已經快到朱徵信雀門了。”

方遠新一聽,面如死灰,他知道已經不得不離開了,他黯然道:“方某回去之后會向主上說明此事,事關重大,方某是無法作主的。”

我心中一動,道:“方兄何必急著走呢,你既然肯和江某相談,那么為什么不見見殿下呢,殿下心胸寬廣,性情仁厚,或許能想個法子幫助令少主,至少江某可以保證,如果方兄想要離開,殿下是不會阻止的。”

方遠新精神一震,他也知道就是江哲肯替少主醫治,也需要得到雍王的許可,想到主上待自己恩深似海,自己就是冒些生命危險又能如何。下定決心,方遠新道:“那么就拜托江大人代為引見了。”

我神色鄭重地道:“方將軍放心,江某保證方大人可以安全離開長安。”

方遠新正要回答,小順子突然神色一動,冷冷道:“公子,有人跟蹤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